比硅谷还值得看的创业城市——奥斯丁

项目概况

0 Like
WeChat

在仅仅30年的时间里,奥斯丁地区就从一座沉睡的小镇变成了“国家级”的创新创业的先驱城市。

奥斯丁地处德州中部,丘陵环绕,加上高科技产业汇聚,有硅山(Silicon Hill)的美名,虽然人口不到90万,但它是戴尔、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国家仪器(National Instruments)等企业的总部。

同时,亚马逊、Google、Facebook、IBM、三星、英特尔等耳熟能详的科技公司也都在此设立据点;创业氛围就更不用说了——

根据考夫曼基金2016成长企业家指数,奥斯丁的创业增长速度比华盛顿以外的任何城市都快,其初创企业增长了81.2%。该基金汇集了在40大城市在美国创业趋势的最新数据,声称大奥斯丁地区是创业浓度最高的地区,每20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是企业家。它被美国财经有线电视卫星新闻台(CNBC)评选为美国最适合创业的地方,也被《Forbes》杂志誉为五个硅谷接班城市之首。

当然,气候环境也是非常怡人,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认为是美国最适宜居住的地方。

故事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因为跟日本人竞争软件及半导体行业,奥斯丁逐渐进入世人的视野,新行业孕育了不少互联网公司:1984年,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UT-Austin)的学生戴尔(Michael S. Dell)从宿舍组装电脑开始白手起家创立戴尔公司,1989年Trilogy成立,这是专做B2B生意的企业软件公司,当年号称提供业界最高薪,因此吸引大批软件高手竞相加入,显著地提高了奥斯汀人才素质。

那个时代可谓是黄金时代,奥斯丁的经济非常不错,失业率只有不到1.8%,当然,就业岗位在软件及半导体这两个行业中高度集中。

好景不长,当网络泡沫在2001年破灭时,奥斯丁受到了沉重打击:在30个月内,3万人丢掉了工作,那可是18亿美元的工资!

奥斯丁快速反应过来,它制定了一个为期14年的战略,核心目标是:使产业多样化。当然,成果非常不错——近12年来,奥斯丁新增了35万个就业岗位,人均收入大幅提高,平均每天都有150人来奥斯丁定居。

同时,来奥斯丁考察学习人越来越多,他们想知道奥斯丁成功的秘诀。有秘诀么?有!

1. 适合居住

去年底,《三藩市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说:“就像有条隐形管道,把人才、企业、税收,从硅谷源源送到德州去。” 

 

的确如此,从2014年起,就有数十家湾区的科技公司陆续搬到德州,从加州移居德州的人数也超过24000人。

硅谷贵为美国高科技与创新创业的中心,但持续飙高的房价、长时间塞车、与高度竞争的环境,让许多人才与企业难以忍受。地产公司Coldwell Banker数据显示,硅谷房价中位数高达230万美元,远高于全美房价中位数的34.58万美元。加州交通局今年年初的报告指出,湾区车辆花在交通堵塞时间在过去十年增加了84%,通勤族每天面对塞车的时间超过一小时。

但是奥斯丁就不一样了,这里的城市非常适于行走,走在当地市中心,人们能够强烈感受到一种混合着科技、娱乐、跨界、商业的氛围。这里有玻璃帷幕的参天高楼,也有历史悠久的低矮砖房,有装潢时尚的米其林餐厅,也有平民级的美味餐车。早上安静素朴的第六街,晚上便化身为洋溢着现场音乐、啤酒气息、高谈阔论与豪迈朗笑的酒吧一条街。

更实在的是,这里房价平实、生活费低廉,从房产中介的价格上可以看到:奥斯汀一房公寓每月租金中位数为1100美元,比三藩市3500美元的三分之一还低。

“硅谷适合单身的人打拼,但有了小孩与家庭,就会发现奥斯汀吸引力无限。”有竞争力的生活方式,让奥斯丁有底气与硅谷抢夺人才。

2. 格调与个性

每年3月,在奥斯丁,都会举办一次年轻人的狂欢节——SXSW(西南偏南)。

SXSW在1987成立,那是它第一届举办大会,仅有700人参加。现在SXSW已经承办了整个奥斯汀的狂欢,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音乐盛典,每年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音乐人来参会,所有大小唱片公司及媒体都会派代表到场,在一千多场演出之间奔波.

而且慢慢地,它变成了世界上最大规模且唯一的“科技+音乐+电影”盛典,从白天的演讲、show,到晚上的酒吧、party,参加者在这里展示自己的产品,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人把它比喻为“戛纳+TED+CES”,成为了举办地德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的一张名片。

去年,2016年,西南偏南音乐节(South by Southwest)从世界各地吸引近4万位游客,创造产值高达3.253亿美元。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都曾是活动嘉宾。

 

很多科技公司也是乘着SXSW的东风,快速起飞。比如Twitter,2007年,刚成立一年的Twitter花了1.1万美元在SXSW会场主过道用时间线做实时播报的宣传,第二天其每日推文的数量就从2000飙升到了60000,从此走上了“推生巅峰”。而视频直播工具meerkat,是2015年SXSW上最火爆的应用,两周内即获得12 万用户。

奥斯丁商会主席Michael Rollins说:“这巩固了奥斯丁的城市品牌——一个创新和伟大思想萌芽的社区”。

3. 科创氛围

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适合居住、城市的格调对科技人才来说只是一个plus(额外的赠品),这里必须要有科技及创业的氛围。那奥斯丁是如何打造这样的氛围的呢?

a大公司的种子效应

2000年左右的网络泡沫让Trilogy大受打击,但离职员工纷纷选择在留在奥斯汀创业,反而又为奥斯汀创造了新的机会。就如硅谷的仙童公司一样。

这里的互帮互助的创业者氛围也很好,成功的企业家们会选择继续投资于该市的其他初创企业和创新项目,一些成功的例子如:HomeAway(2015年以39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Expedia),INDEED(2012年,据说卖到10亿美元),全食超市,(1989年上市,2016年收入超过150亿,今年被亚马逊以933亿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这些公司的人才在退出之后仍然会留在奥斯丁,投资当地的初创企业。

科技创新型的公司,不是跟着市场走,而是跟着人才走。人才在哪里,创业氛围就在哪里。

b孵化器效应

创业氛围少不了的一环就是加速器和孵化器项目,他们能帮助新公司成长。

为什么?因为孵化器像是一个聚合器,这里有导师资源、有资金支持、有场地支持、还能第一时间享受到最优惠的政策,比如最奥斯丁,企业不用缴纳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所以很多来到奥斯丁创业的人都不会离开——这对创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看一个城市的创业氛围,看它有多少孵化器就大概知道了。而在人口不过百万的奥斯丁,孵化器非常多——

比如Capital Factory, 这里聚集了592个创业公司,1748名会员,有上百个非常有经验的导师,有不少投资人时常来这里挖项目,每年的活动达上千场,孵化器提供的环境也非常不错:有吧台、厨房、有健身房、还有一个vr/ar的实验室,就连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来过这个孵化器。

在孵化器中,创业者可以互相学习,并从成功的导师那里学习,导师们也非常愿意回馈支持他们成功的社会,协作和学习的环境——这些都给新创新者带来了信心。

c大学效应

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是一所非常不错的大学,它有100个研究机构,超过40个研究所,学校有约10万名学生,每年毕业的学生超过一万人,学习不仅有麦克戴尔与诺贝尔奖得主等知名校友,研究能力也非常扎实。

这些年轻人才进入到当地的市场,很自然地,人才吸引人才,苹果、谷歌和甲骨文都注意到奥斯丁的魅力,纷纷在这里驻点,设立分部。

目前,奥斯丁20%的人口在数字行业就职,所有行业都在数字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城市已经成为软件和硬件公司的创业中心,除了专注于生物技术、健康技术、音乐和其他多种行业的公司。——真正实现来产业的多元化,经济也将更有韧性!

 

虽然,奥斯丁的创业生态系统远远领先其他伙伴城市,但,奥斯丁也仍然是在路上。打造一个创业创新的生态系统非常困难——

比起湾区或者纽约来说,它最大的差距还是在钱上:

就在2016年,奥斯丁的企业获得了约6亿美元的投资,而硅谷近40亿,这就是差距。很多人抱怨:奥斯丁的企业家“思维不够大”,并不像硅谷同行那样热衷于打造垄断性的、改变世界的平台。不过,我要说的是,奥斯丁有它自己独特的优势—它这里生长的企业更有“社会责任”,他们更务实更朴素,而不是专注拿投资人的钱快速成长为独角兽。

另外,虽然奥斯丁可能永远无法抗衡那些资金更充裕、更大的生态系统,但这座城市本身正变得越来越舒适,生活方式是一座城市最大的竞争力,这一点值得全世界各地的创业中心都可以学习。

很多城市不会成为硅谷,但是一些有想法的城市领导者参观过奥斯丁之后,会说:

“如果我们足够努力,做出一些明智的选择,我们会“成为下一个奥斯丁,这是可以实现的,这是现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