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鲁尔工业区的蜕变

项目概况

0 Like
WeChat

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

污染厂址的土地将何去何从?

欧洲最重要的一次污染厂址再生案例,

也就是德国“鲁尔工业区”转型的要素,

借以作为后工业土地规划复育的启发。

 

鲁尔区的后工业时代转型

德国鲁尔区过去是煤炭和钢铁工业重镇,

曾一度是「德国工业的心脏」,

幅原广大,涵盖十数个城市,

与邻近欧洲法国,荷兰,比利时,丹麦,瑞典等国的工业区连结,

被称为德国的“锈带(RUST BELT)”。

德国作家波尔(Heinrich Boell)在1958年时这样形容鲁尔区:

“比比皆是的焦炭工厂不断冒着黑烟,铸造厂也不停排出红褐色的污水,还有飘浮在空气中的悬浮粒子,使得户外一切东西都蒙上一层黑灰。洁白的衣物穿出门去,不一会儿便成为灰色。而沿岸化学工厂林立的莱因河,更有如一道被六万多种不同化学药品调成的鸡尾酒。”

 

1973年以后,

德国被全球经济危机重创,

德国煤炭不再具有竞争力,

鲁尔钢铁行业同样进入急剧下降。

在重工业实体不振之后,

鲁尔遭受人口外流,经济衰退的重创。

鲁尔区庞大的厂区一个个关场,

绵延数百公里的庞大旧厂区,

在闲置多年,不知该走向何方。

然而,德国从颓败中致力于产业转型过程中,

也将原有工业土地逐步复育成为绵延不绝的绿色廊道,

一改过去扬尘弥漫,黑云罩顶的景象,

成为一个兼具鼓励新兴产业,

适宜居住的绿色城市。

 

在这转型过程中,

鲁尔区有几项要点导引了其转型方向:

 

1

鲁尔区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定为工业遗址

因此限制了庞大厂房的拆除,

而是在原有的结构之下,

寻求再利用的可能性

2

当时鲁尔区重工业外移,而新产业未能兴起,政府财政困窘,难以国家之财力来推动新兴建设,因此设计机制鼓励新兴产业。

 

3

德国设立每年一度的「国际建筑奖(IBA)」和「国际花园展(IGA)」的角逐,诱发许多的创意竞赛,并在过程中鼓励公民参与,寻找在创意上财务上和发展上都可行且潜力无穷的创意。

4

「土地归零」的思维,以土地或厂房无租金或低租金,来提供新兴产业工作室或厂房空间,促使新兴产业减少创业成本。

 

5

休憩产业的发展,文化创意产业链建立,鼓励新兴能源,教育机构,研发生产基地,政府成立绿能辅导公司协助引入太阳能等。

 

6

积极营造「绿地的最大化」,传统工业区在开发限制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绿化,并达到完全回收和减排,工厂之间建立产业合作链,达到零排废。

鲁尔区结束工业生产任务后,致力将工业地景改造为休闲,娱乐,展览,教育等设施用途,复原自然环境,世界四大工业设计奖「红点」也于埃森的关税同盟12号矿区园设置设计中心,2010年鲁尔区获选为「欧洲文化首都」。

鲁尔区的变革经历了曲折而漫长的过程,

其转型大致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60年代

制订调整产业结构的指导方案,通过提供优惠政策和财政补贴,对传统产业进行清理改造,投资改善交通基础设施,兴建和扩建高校和科研机构,集中整治土地,为下一步的发展奠定基础。

•第二阶段:70年代

继续改善基础设施和矿冶工业现代化,并重点通过提供经济和技术方面的援助,逐步在当地发展新兴产业,以掌握结构调整的主动权。

在鲁尔地区建立起来的高等教育机构和研发机构提供了巨大的人力资本和技术知识,在工业转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同时发展第三产业和优化生态环境等方面的综合整治。

•第三阶段:80年代至今

德国中央与地方政府充分发挥鲁尔区内不同地区的区域优势,形成各具特色的优势行业,实现产业结构的多样化。

鲁尔区经济结构趋于协调,工业布局趋于合理,经济由衰落转向繁荣,改变了重工业区环境污染严重的局面,成为环境优美地区。

鲁尔工业区的振兴计划为全世界的旧工业区改造提供了范本。它的策略不是废旧立新,而是旧物再利用。

通过改变原有建筑,设施及场地的功能,既再现了工业区的历史,又为人们提供了文化,娱乐生活的园地。

鲁尔区已变成了一个博物馆和休闲区。经过多年的不断调整与改造,鲁尔区早已不是一个衰落的工业区,恰恰相反,它正保持继续发展的势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